麻沸散问世于什么时候

            大汉对着那些犬国人就是一顿痛揍,打得他们哭爹喊娘。

           妈妈没有说话,又开始整理东西。

           这回轮到我尴尬了,我讪讪地笑道:“谢谢,谢谢。”当着龙青山的面说他的女人跟我是一对,估计龙青山肺都要气炸了吧。

           妈妈的高跟鞋跟比较高,走山路很艰难,我虽然很喜欢看妈妈高跟鞋美脚踩在路上歪歪斜斜的俏模样,却怎舍得她受苦,道:“姐姐,让我来背你下山吧。”

          “哼,还带着微型对讲机。”导游对大汉使了个眼色。

          我努力使自己的眼睛不要停留在妈妈充满诱惑力的胸部上,看着妈妈道:“姐姐,请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忽然觉得这话很傻,妈妈怎?可能相信呢?

           狗日的似乎很满意他的杰作,“约西”声不断,在妈妈的两只乳头都沾上他的口水之后,开始揉面般玩起妈妈的雪乳。

           我暗喜,上前帮妈妈打开她的行李箱收拾着。

           妈妈木然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脸如死灰。

            刚才被揍的那几个犬国人,此时似乎忘记了疼痛,凑在一起指指点点,活生生一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模样。

           我呆呆地看着心爱的妈妈,她的双手被缚在身后,秀发蓬乱,全身裸露,就象断臂的维纳斯,朝我跑来寻求我的庇护!

           “哼……”妈妈没有答话,胸口剧烈地上下起伏着。

           龙青山总算抓住了一个金发女郎,很显然,那个女的是故意让行动迟缓的龙青山抓住的,否则男的如果总是抓不到“猎物”,岂不是很没趣?

           突然前面传来喊叫声:“不要,不要啊,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

            虽然没少看着妈妈的裸照打手枪,但是当妈妈的裸体这?真实地呈现在眼前时,我却心惊胆战地不敢亵玩。我不由得苦笑,这真有点叶公好龙的味道啊。

            妈妈有点受不了我这?直接的表白,她低头道:“小瑜,现在我们该怎?办?”

            “嗯……”妈妈道。

            我努力使自己的眼睛不要停留在妈妈充满诱惑力的胸部上,看着妈妈道:“姐姐,请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忽然觉得这话很傻,妈妈怎?可能相信呢?

            “嗯。”妈妈点了点头。

            虽然是艳阳高照,但是妈妈却冷到了心里,她双腿曲起,双手抱膝,将头靠在膝盖上,努力想温暖一下自己空荡荡无处着落的心灵。

           听了这话,妈妈沈默了下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已经清晰地看到了妈妈下体飘扬的幽草,我不能让她再落入犬国人的手中遭受羞辱!我“呼”地站了出来,什么规则,什么黑帮,都不管了!

           妈妈穿上了我的裤子,道:“好了。”

            先前的暴力场面,使女性家属们噤若寒蝉,推推搡搡地往山上跑去,只有那些“爱神宝贝”们依旧嘻笑打闹,不慌不忙地跑着。

            私处被一个噁心的男人湿漉漉地舔到,妈妈“啊”的一声哀鸣,象触电似的弹了起来!妈妈的三角裤被扯掉,这反而解放了她的双腿,平日里坚持锻炼瑜珈让妈妈的身子极富柔韧性,她猛地用肩部和膝盖撑起了身子,臀部使劲摇晃着,将犬国人再次甩下了她圣洁的身躯!

            妈妈,我就在你身边啊,我心下感动,却无法说出来,只能更紧地抱着妈妈。

            我努力使自己的眼睛不要停留在妈妈充满诱惑力的胸部上,看着妈妈道:“姐姐,请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忽然觉得这话很傻,妈妈怎?可能相信呢?

            经过上午的事,妈妈知道目前在岛上只能依靠我了,她红着脸点了点头,道:“小瑜,陪我去房间拿一下洗漱用品。”

            龙青山也夹杂在人群中走下来了,他神情恍惚,似乎路也走不稳了,快到山脚下时,竟然被一块突起的石头给绊了一下。妈妈双唇动了动,欲言又止,终于还是扭过头不看他,但我看见她的眼睛里隐隐有泪光闪动。

            我搂着妈妈往记忆中我和龙青山分手的地方走去,妈妈似乎既想又害怕见到龙青山现在的样子,她将身子贴在我的身上,寻求一点依靠。我哪能不如妈妈所愿?手上搂得更紧了些,搂着着妈妈软绵绵的腰肢,舒服极了。

            眼光一瞥,那个监视的黑人似乎没注意到这边,以这又是再平常不过的4P游戏了。

            “今天才第一天,后面大家都还有机会的,不是吗?”毕竟都是付钱的,导游笑着安慰他道。

            “嗯。”妈妈点了点头。

            噢,妈妈,我太感动了,忍不住紧紧地搂住了妈妈。

            妈妈摇着头,她无法相信眼前这个丑陋的男人就是她从少女到少妇时代,一直深爱着的龙青山!

            我无可奈何地回到座位上,怏怏地道:“不知道这是哪国人办的旅行社,古板得要命。”

            导游点了一次名,确定人都到齐之后,他宣佈:“OK,大家想必都有中意的伴侣了,下午和晚上大家自由活动,好好享受吧!”

            “真的都没有了?”导游突然一挥手,那几个彪形大汉粗鲁地拨开人群,直接冲到那几个犬国人面前搜身,竟然搜出了什么东西。

            妈妈没有作声。

            我搂了搂妈妈,道:“姐姐,咱们走吧。”

            “东方小伙子,你很幸运。”西方女子很开朗,道:“刚才那个犬国人配不上这位夫人,你很棒,和她真是一对!”

            妈妈下体的阴毛露出来了,她慌忙去拉三角裤,狗日的挺狡猾,趁妈妈手往下伸的时候,双腿一夹,将妈妈手臂连同腰部一起夹住,妈妈顿时动弹不得,狗日的得意的淫笑着,把妈妈的胸罩一把拉了下来。

            突然前面传来喊叫声:“不要,不要啊,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

            妈妈刚才全凭一股意志力支撑,这会再也支援不住,往前跑了两三步就瘫倒在地。

            在这里,似乎回到了原始社会,女人成了男人追捕的猎物。

            龙青山总算抓住了一个金发女郎,很显然,那个女的是故意让行动迟缓的龙青山抓住的,否则男的如果总是抓不到“猎物”,岂不是很没趣?

            狗日的很不满妈妈这?激烈的反抗,扯下妈妈的胸罩,将妈妈的双手别在身后,三两下用胸罩的带子捆了起来,看来他常玩这一套,动作十分嫺熟。

            看着妈妈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我心如刀绞,连搂带抱地扶着妈妈离开了这个地方。

            一路上经过几对野合的鸳鸯,其中都没有妈妈。我有些急了,妈妈不会已经被哪个男的抓住干那事了吧,不敢想下去了。

            我开朗地笑着,稳步往前走,以显示我不是很吃力。

            妈妈冷不丁手腕被绑上,十分愤怒,握着拳使劲挣扎着,却挣不脱,只能徒劳地在鬼子身下如条大白蛇般扭动着身躯。

            我可没有听到妈妈的这声叹气声,心里乐滋滋的,背着妈妈使我的步履越发轻盈,手掌兜在妈妈丰满的大腿上,感受着妈妈大腿诱人的弹力,真是一种享受。

            可事实就是龙青山一边在狂干一个金发女郎,一边在另一个站着的黑人女子口交。

            刚才被揍的那几个犬国人,此时似乎忘记了疼痛,凑在一起指指点点,活生生一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模样。

            妈妈跟在我后面半步,一路上不时可以见到那些疯狂野合的男女,妈妈不禁有些害怕,不自觉的牵住了我的手臂,我趁机搂住她的腰肢,让她和我并肩行走,这样可以让她更有安全感,妈妈并没有阻止我的举动。

            由于女性们都穿着高跟鞋,所以跑得并不快,顶多只是快走。这真是一个奇妙的情景,烈日下一群风姿卓越的女人,身着比基尼,脚踏高跟鞋,在沙滩上小跑着,一个个美丽的大臀弹动着,让所有的男人心摇神驰。

            我低头一看,恍然大悟,由于我阳气旺盛得不到发泄,阳物勃起得都贴到肚皮上了,又只穿一件游泳的三角裤,形状凸显得一清二楚。

           草地上,妈妈的小花伞丢在一边,无助地撑开,一个男的正在纠缠着妈妈。

           跟女人讲理是不明智的,我蹲下身抄起她的大腿,将她背了起来。

           看到妈妈终于哭出来了,我反而放心了,松了口气,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外国文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麻沸散问世于什么时候,麻沸散问世于什么时候最新章节,麻沸散问世于什么时候 新爱看书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